沿岭资讯

社长手记丨看青岛如何活起来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10-24 15:44:34

"向深圳学习,赶上深圳!"2019年春节后不久,担任青岛市委书记不到两个月的王清宪点燃了一堆火,并带领一个党政代表团到深圳学习。此后,他先后派数千名年轻干部南下担任临时职务。

图为《证券时报》社长兼总编辑何宋微春雨

青岛作为避暑胜地、帆船之都、名牌之都和北方港口,一直以自己为荣。现在全心全意向别人学习自然会痛苦。

青岛和深圳都是沿海开放城市,也是国家单独规划的城市。虽然在新的开放模式中有一句谚语“南看深圳,北看青岛”,但两个城市的实际发展质量存在很大差距。

青岛市地方金融监督局局长王峰坦言,在中国资本市场的谱系中,一批青岛企业创造了许多“第一”:青岛啤酒是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是创业板的第一家上市公司。青岛海尔是首家成功上市的中欧公司,青皮、海尔、海信、双星、澳柯玛的“五朵金花”在资本市场大放异彩。然而,从民营经济活动、上市公司数量和经济结构来看,青岛与经济总量相当的南方城市相比有很大差距。骄傲的青岛人会感到危机感和深深的焦虑。

"开一个好会议,活跃一个城市."2018年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后,中央领导要求青岛“为对外开放创造新的高地”。这已经成为新团队的首要任务。

如何“搞活城市”?

王清宪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要搞活一个城市,首先要搞活经济;要搞活经济,首先要搞活企业家;要搞活企业家,首先要搞活领导干部。

他进一步解释说,所有成功的核心是人类的成功,所有失败首先是人类的失败。在所有人当中,成败主要取决于干部,而干部是“关键的少数”。青岛的前进道路上仍有许多许多问题。只要干部问题解决了,只有干部问题解决了,才有可能谈论解决其他问题。

如何解决干部问题?

自然,我们不能坐下来谈论事情,也不能停下来清楚地讨论事情。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关键的、困难的、痛苦的和阻挡的地方,发动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炸毁一个又一个碉堡,摧毁一座又一座山。总之,领导干部应该被允许首先行动,努力工作,团结起来。

这个项目的设计者和工程师叫做王西京。从李沧区市长到该项目的秘书,这句口头禅是“你不能卷起袖子大喊大叫,但要怎么做。”这位55岁的秘书的讲话和工作方式不同于“平衡”的干部。为了使院士港取得成功,他总是向前看,发现问题的出路。笔者参观园区时,400亩国际院士港研究所项目和18栋院士楼正在紧张施工。一位来自深圳的人说,三年后它肯定会有所不同。王西京立即回应道:“不到三年,我可以邀请你今年春节来这里吃饺子。”

以深圳为例,我们首先要学习深圳的商业环境。王清宪承诺:“无论深圳能做什么,青岛都必须做。一方面不行,任何部门都不行,有关部门和区市的主要领导必须在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会议上解释。”

为了改善商业环境,让企业家“舒服”,政府部门不应该让自己“舒服”。让企业家感到舒服,如鱼在水里,如阳光,政府部门应该变得非常谦虚。这显然不是一项容易的任务。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余德祥主席充分感受到了市场导向和法治环境的舒适。新能源汽车生态圈公司的创始人提供了一个细节:由于业务问题,他抱着一种尝试的心态,直接要求通过短信会见“了解企业、了解企业家”的党委书记。他收到的反馈是“第二次回应”、“快速回应”和“第二批”。

“不是各级政府都能做到这一点。青岛的土壤变了,这让我非常兴奋。”

打造金融生态圈,让资本激活城市梦想,逐步拓展服务航运贸易的金融中心、全球风险投资中心和国际财富管理中心。今年上半年,青岛实现直接融资383亿元,居全国第三位。

这座备受赞誉的城市是作者的家乡。回首40年的分离,我不仅感受到蓝天、碧海、红砖和绿树,还感受到了城市活力的清新微风和资本市场汹涌澎湃的波涛。

向深圳学习的路可能很长,但振兴城市的脚步清晰可闻。

(作者是《证券时报》的主席兼总编辑)

碧桂园助龙门水坑村、朗背村贫困户改造危房圆安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