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岭资讯

传播学视阈下《幻乐之城》的形态创新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11-18 22:30:44

今天的媒体

中间地图分类编号:文件识别码:物品编号:1672-8122(2019)09-0000-03

电视音乐综艺节目是以音乐为基础的视听表现形式,在音乐领域和视听媒体领域都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2018年,湖南卫视与科尔伯特文化(Colbert Culture)联合制作并共同制作了首个国产音乐表演节目《魔幻城市》,突破了以往音乐综艺节目《重唱轻演》的表演形式,创造了一个身临其境的表演舞台。以戏剧、舞台剧和音乐表演为主要形式,被称为“中国电视新品种”。2018年12月,被评为“国家广电总局2018年第三季度创新卓越计划”。作者试图从传播学的角度来分析和解读该节目的创新形式。

一、《魔幻音乐之城》的创新节目形式

作为该国第一个旨在创造光影梦想的音乐节目,《魔幻音乐之城》一经播出便受到高度关注和讨论。该方案的创新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第一个“魔幻音乐体验官”概念

在这场综艺节目中,王菲作为一名“体验官”,通过对每一部魔幻音乐作品的创意建构、精心打磨和舞台呈现的全方位参与、真诚的创意交流和深入的欣赏体验,见证了魔幻音乐作品的诞生。除了王菲(Faye Wong)是一名正规的魔术音乐体验官,王菲还会邀请一两个“魔术音乐朋友”在每个节目中与她一起观看和评论唱歌表演嘉宾的舞台表演。王菲与朋友的生动互动让观众对王菲了解得越来越多,互动过程中创造的“来爱老百姓”、“活得长久”等“菲律宾语录”甚至引发了社会流行语。

(二)原始品种模式的“去编辑”

该节目最大的亮点是原创的“去编辑”综艺节目模式,该模式使用聚焦平面的表达形式一次呈现演唱和表演作品,无需编辑。“不接受编辑,只接受事实”,最大限度地保证观众能获得身临其境的体验,因为“每一场歌唱表演都是现场直播”。该节目每集将邀请四组合作伙伴,每组将有8分钟的表演时间。每件作品都是由歌唱和表演嘉宾自己创作的。与此同时,专业电影团队经历了32天的打磨。经过多次排练,在演唱和表演嘉宾的录制过程中,场景被剪掉,场景与音乐同步,演唱和表演画面被现场直播,没有后期编辑。这一原创的生态直播无疑具有强烈的场景感和震撼效果。

(三)音乐电影现场元素的结合

《魔幻音乐之城》的发起人梁翘柏对其节目形式解释如下:以音乐表演或以音乐为主题的电影为特色的现场表演,真正的零ng表演。他想把音乐电影场景的三个元素结合起来,用电影的呈现方式一次直播音乐场景。它将歌唱与表演和现场直播相结合,挑战了传统音乐品种的界限。为了将电视、电影和舞台融为一体,该节目不仅需要分配复杂的电视和电影工作,而且有勇气以“遗憾的艺术形式”呈现表演。

(4)加入智能磨损技术

深圳埃杜科技有限公司的东海品牌与iptv携手登陆湖南卫视的“魔幻音乐之城”。在沉浸于电影级音乐故事短片的同时,观众也深深感受到了东海非凡的时尚感和科技感。在节目现场,现场的客人和观众都戴着手动心脏环,在观看电影时实时监控情绪曲线。在节目间隙,主持人何贵会要求导演随机选择现场观众的情绪曲线,并在大屏幕上播放,了解观众观看演出时的情绪波动。人与终端的融合趋势正在出现,这不仅丰富了人体向外界发送数据的方式,而且实现了观众对节目效果的真实反馈和现场互动。

二、《幻想与音乐之城》创新形式的传播学解读

这个项目的成功绝非偶然。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它与精心选择意见领袖、微电影叙事特征、嘉宾角色前端等创新措施密切相关。

(一)第二次传播意见的领导者

作为一名歌唱和表演出色的歌手,魔术音乐体验官王菲(Faye Wong)在节目中完美地担当了“意见领袖”的角色。“意见领袖(也称为意见领袖)是指在信息传递和人际交往过程中有一定影响力的少数中间人。”[1]作为节目方与观众之间的中介,王菲主要承担处理和解释、传播和传播、指导和协调的中介功能。

在概念宣传电影中,王菲对“魔幻音乐之城”做了明确的解释。魔法是流动性和变化。音乐比语言更自由地表达。城市是思想积累的地方。这些都是心灵的体验。心、沉默、宽容和永恒”来引导观众准确把握节目的主题和内容。她为节目录制了示范开场秀《梦之人》,只用了两分钟就在《歌唱与表演人》的魔幻空间中来回穿梭,再次证实了她的歌唱与表演实力。王菲和她的朋友们的评论可以引导观众更好地理解和评价魔幻音乐作品。

(二)缩微胶片的叙事特征

魔幻音乐作品具有微电影的一些叙事特征。首先,强烈的高潮和短暂的伏笔。第二,后现代新叙事主导的特写甚至特写叙事有许多特点。三是更加注重悬念叙事。

在节目的第一集,黄晓明的《独木桥》展示了一个四十多岁成功人士的矛盾和救赎。这个故事没有那么详细,从一个看似成功的人的鸡尾酒会开始,简单介绍了他的身份,然后他逃离了餐馆,但在黑暗的走廊里迷路了。他走进一个神秘的房间,在房间的镜子里看到一个蒙面人。他们互相问对方是谁。无法回答,黄晓明跑出房间,来到一座木桥前。他接受了暴雨的洗礼,到达了故事的高潮。他唱了一首歌词"懦弱是我,力量是我,缺乏自信是我,善与恶的结合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我"。

作品展示了黄晓明更多的特写镜头,用来详细展示人物的造型和情感,而特写镜头则用来展示他在雨中的洗礼,具有很高的真实性和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在电影的结尾,黄晓明唱的歌词清楚地表明了主要的想法。直到那时,观众才突然意识到镜中人是他的另一个自我。

(3)嘉宾角色的背景

美国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认为,社会是人类塑造不同角色的舞台。每个社会角色都有两种空间:“前区”和“后区”,就像在舞台上扮演角色一样。前台区域是指表演的地方,而后台区域是相对于特定表演的地方[2]

这个节目将在幕后移到前台。每个节目将花一半的时间在幕后讲述故事。嘉宾将首先与导演进行匹配和组合,每个小组将抽取甲、乙、丙三个等级的资源,每一部作品将在此基础上创造性地交流和创作,然后搭建现场场景,最后舞台将在镜子中呈现到底。

在节目的第四阶段,窦靖童和他的好朋友导演小麦携手带来了他的综艺节目《幻月》。在作品正式录制之前,节目首先展示了窦靖童幕后的一些准备过程,即展示了她的“后台”行为。观众惊喜地看到,舞台前害羞而不善言辞的窦靖童和他的好朋友小麦接触时是如此亲切和自然。排练期间,她不断改进,一遍又一遍地复习。在剩下的时间里,她胃口很好,偷偷吃东西,被小麦戏弄。然而,在作品中,身在“前区”的窦靖童(Dou Jingtong)扮演了原来的角色,并使用了“猴子捉月亮”的典故。一切都像是幻觉,但是在每个循环中都有新的发现。奇妙的舞台设计和窦靖童对音乐和自我的独特诠释让整部作品看起来令人惊叹。

跨媒体整合和传播

跨媒体整合是“以电视媒体为传播平台,以电视的形式承载其他媒体的形态资源,在两种不同媒体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结合中嫁接出一种新的电视节目形式”[3《魔幻城》导演安徒生认为,“这个项目是一个跨部门的项目。表面上,他们把电视和电影结合起来,通过电视广播和电影制作来制作节目。从更深层次来看,他们正试图将这两种工业形式合并。这部电影强调子镜头的拍摄、画面的精细化和故事的完整性,而电视是以直播和实时效果为主要效果的快节奏模式。“[4]

三,“魔幻音乐之城”问题

在节目开始时,《魔幻音乐之城》获得了无数的眼泪和感情。后来在节目中,观众似乎遭受了审美疲劳,收视率逐渐下降。究其原因,笔者认为,该方案存在以下问题和不足:

(一)音乐电影缺乏表演,注重叙事

“音乐电影是一种以音乐为主题的电影艺术形式。它的创作是由普通电影和音乐视频混合而成的音乐电影表演的一种新形式。一般以单一故事为中心,创作指定主题音乐和其他辅助音乐的片段,然后以音乐为主要叙事方式,按照电影拍摄的逻辑顺序制作短片。[5]因此,它实际上是一种“形式”的创造,要求画面中的人扮演具体而高度抽象的角色,而不是过于注重叙述。然而,除了王菲的《梦之人》、《一念》和窦靖童的《幻月》与麦联袂主演之外,其他大部分歌手和表演者的作品都是围绕着故事展开的,试图展示“我”和“故事”部分,这并不符合音乐电影本身的需要。

(二)故事的主题重复刻板印象

据统计,《魔幻音乐之城》已播出近5个月,共12集。每集包括4个约8分钟的歌唱和表演节目,共有48部精心创作的魔术音乐作品。每个歌唱表演节目都有自己独立的主题,根据风格、表演、歌唱、音乐、场景、灯光等。是统一的。对故事的依赖导致了魔幻音乐作品的老式主题和内容。在12期音乐电影中,主题仍然是情感,如成长、青春、温暖、追逐梦想、反思和时间等。耸人听闻的故事很常见。

(三)创作过程全景展示

虽然将幕后移到舞台上可以满足观众对演唱和表演嘉宾背后角色的好奇心,但对观众来说,幕后采访仍然是节目中无聊的部分,它阐述了作品的构思、技术难点的揭示、录制现场的场景设置、演示和排练的状态,以及演唱和表演演员与导演之间的争执和对抗以及作品的渲染和呈现的难度。大多数观众更关注作品的最终呈现效果,而不是创作过程的全景呈现。在节目中,你可以适当地选择一些创造性的过程作为节目的琐事,但不要篡夺主持人的角色。该计划仍应关注作品的最终呈现效果。

四.结论:

作为原创综艺节目,《魔幻音乐之城》(City of Magic Music)的突破在于纪录片综艺节目与场景拍摄相结合,具有实时演唱和表演、精准切换和一次性表演。这是一个全新的音乐节目实验,也是电视综艺节目、音乐剧和电影的跨界融合。虽然后来观众似乎厌倦了《幻城》,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再次拓宽了真人秀节目可以触及的领域。“它实现了电视与电影、歌唱与表演、技术与情感的完美融合,让长镜头迸发出难以置信的情感渗透,为音乐多样化开辟了一条创新之路。”[6]

参考:

[①邵培仁。通讯[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5:332。

[2](美国)欧文·戈夫曼。黄爱华,冯刚翻译。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展示[。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9: 103,107。

[3]张建民。《电视节目形态发展的趋同性分析》,[。中国广播电视杂志,2006(5):37。

[4《魔幻音乐之城》首席导演回应说,观众“无法理解”[的电子版。Qianlong.com,2018-08-03,http://www.sohu.com/A/245017696 _ 161623。

[5]王尹稚。音乐电影发展前景[。电影文学,2011(4):112。

[6]彭远。魔幻音乐之城:国内音乐综艺节目模式的新探索[。《中国广播电视杂志》,2019(1):133。

彩票开户网 广东11选5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

淄博两名原局长出事了!一名被双开,其单位多名党员干部被查!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