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岭资讯

拍照比剪刀手会泄露指纹信息?专家:这是个伪安全概念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10-24 17:47:52

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英国战时首相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做了一个举世闻名的手势,摆出“V”的姿势迎接胜利与和平。

今天,这个手势被称为“剪刀手”,已经成为一种象征。“剪刀手”在随后的照片中变得非常流行。然而,最近,“拍照比剪手更能揭示指纹信息”的话题被热烈搜索,引起了网民的热烈讨论。一些网民还开玩笑说,这些照片在美容时对皮肤影响最大。一些网民担心指纹会被识别。他们的脸呢?

指纹识别技术被广泛用于验证身份,例如登录各种智能设备时。如今,照片大多在网上共享和存储,为小偷创建了一个巨大的指纹库,使得问题更加复杂。

如果在拍照时相机离镜头足够近,黑客可以通过照片放大技术和人工智能增强技术,从“剪刀手”照片中轻松恢复人的指纹信息。

日本国家信息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他们可以在没有其他先进技术支持的情况下,从三米外拍摄的照片中复制某人的指纹。只要图像足够清晰,光照好,指纹就可以完全复制。

一些专家甚至给出了具体的数据:在“剪刀手”1.5米内拍摄的照片可以100%恢复受试者的指纹,在1.5 -3米内拍摄的照片有50%的机会恢复指纹,只有3米外拍摄的照片很难提取指纹。

这不是生物识别的安全性第一次受到质疑。早在2015年,网名为“星虫”的黑客简·克莱斯勒(Jan Kressler)就用一张照片复制了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的虹膜,并设法解锁了手机设备。

与密码不同,生物识别不容易改变,这引起了对个人数据安全性的担忧。

nudata security的罗伯特·卡普说:“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会丢失生物特征数据,在我们接触到的任何东西上留下指纹,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自拍,并通过视频与朋友和家人交流。这些信息的大部分将被欺诈者捕获。一旦生物特征数据被窃取并在黑网上转售,对用户账户和身份的不当访问风险可能会困扰这些人一辈子。”

9月16日,钱信工业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裴志勇反驳了这一观点,称剪刀手披露指纹的唯一优点是指出所有生物识别技术都易于复制。面孔、指纹、瞳孔膜等。很容易被复制或模仿。通过照片复制指纹在技术上当然不难,但不会大幅增加安全风险。因为指纹验证技术可以用于相对安全的场景,所以它基本上用于附近的设备(例如手机、门禁等)。)。因此,指纹泄漏的预防主要是为了防止周围的人或入室盗窃。然而,你周围的人或盯着你的小偷很容易找到你的指纹(指纹随处可见)。结论是指纹容易泄漏,剪刀手不会显著增加指纹泄漏的风险。

他引用了类似的“刷脸”,并说讨论“剪刀手”问题是荒谬的,因为刷脸实际上已经泄露了你的脸,因为使用一些不太复杂的人工智能技术,你可以创造一个“动态智能电子脸”,可以突破各种刷脸系统。因此,如果剪刀手的指纹泄漏被认为是一个安全问题,最好告诉每个人不要拍照或只在没有脸的情况下拍照。

他说,我们的实验已经证明,所有声称能够识别真假生物特征的现有技术都很容易突破。因此,绝大多数安全工作者或密码工作者只将生物识别技术视为读取一串易于记忆的密码,而不是安全认证技术。同时,也是因为它容易泄露和复制,所以生物识别技术不适合安全性要求高的系统验证。对于安全性要求高的复杂系统,需要零信任机制下的动态加密验证技术。

他强调,诸如刷牙付费和刷牙通道等技术仍然可以放心使用。因为负责安全的公司不会将生物识别技术作为唯一的认证方法,所以它们肯定会得到辅助认证功能的补充,例如手动监控、大数据风控制、设备锁定等。从而为用户提供方便和安全的体验。

他说,作为负责任的安全工作者,我们需要做的不是告诉普通用户如何防范无法控制的风险,或者为了追求安全而放弃生活的便利和幸福,而是在这些风险客观存在且通常无法控制的假设下,如果商业系统得到完善,就要考虑智能设备的安全,从而为广大公众提供可控的风险和便捷的网络体验。

碧桂园助龙门水坑村、朗背村贫困户改造危房圆安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