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岭资讯

七夕会·养育|“齐步——走!”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10-22 17:24:02

2017年9月28日,我从上海飞往悉尼探亲,与女儿和她的家人度过了一个愉快而有意义的十月。

中午,我女儿和女婿带我从机场回家。向窗外望去,我看见我的孙女琪琪和辛欣站在我妻子面前,向我招手。推开门,却发现两姐妹都穿着迷彩服和红色五星头盔。他们精神饱满,非常自豪。

他一下车,辛欣就听到一个很长的声音喊道:“李政!向前看!一起走-走!”两姐妹挺直了胸膛,双臂整齐地左右摆动着向前走。他们勇敢地向我走来。离我不远的地方,辛欣下了命令,他们俩同时站着不动。琪琪走上前去,举手敬礼,喊道:“爷爷同志,欢迎来悉尼度假!”我第一次受到如此高标准的欢迎,在擦干湿眼睛之前,我把它们紧紧地抱在怀里...今年,辛欣11岁,齐琦7岁,我70岁,我的孙子们表演了一场给我留下终生深刻印象的戏。

它可以追溯到今年的春节。当姐妹俩回到上海过新年的时候,她们在电视上看到了天安门广场的升旗场面,并吵着要祖父母带她们去北京观看升旗仪式的现场直播。与妻子讨论后,我决定直接带他们去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所以我们登上了去北方的火车。在北京呆了四天之后,他们的首要任务是每天早上去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此外,即使他们的小脸冻得通红,手冻得僵硬,他们也必须看着完成升旗仪式的士兵穿过金水桥,回到天安门门,然后再回到酒店。

回到悉尼后,他们经常生动地向朋友们介绍在天安门广场看国旗升起的故事。当谈到忘记自己时,他们也摇了摇胳膊,向别人展示如何走路,这导致许多金发孩子跟在后面。

也是那一年的7月30日。在悉尼看完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0周年的新闻后,他们非常激动,一遍又一遍地倒在电视机前观看。在她的女儿答应把整个部分拍成视频后,她高兴地做了其他事情。从那以后,姐妹俩经常盯着read军队中的女兵方阵,吵着要她们的母亲给她们买迷彩服和“油箱盖”,说她们会为祖国强军队做出贡献,先练习,然后直走,长大后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女儿们一个接一个地满足了姐妹俩的要求,送她们回北京探亲的同事们买了全套“军装”。他们还说他们会照他们说的做,坚持每天练习一个小时,步行。妻子说,表情严肃,让人忍俊不禁,心疼不已。

在那次访问中,我成了他们招募的“新兵”。两个“教练”哄着我练习“走在正确的轨道上”。这对我来说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一个胖老头,腿老,胳膊老,体重超过160公斤。然而,姐妹俩下了一道死亡命令:除非练习得当,否则她们不会回到上海。

我被教导如何“以正确的速度行走”,我的脚应该有多高,我的步幅应该有多大。他们已经让我妈妈在网上清楚地检查过了。他们都设定基准,画直线。他们一点也不粗心。最初几天,我“练习”时腰酸腿软。除了表扬和鼓励之外,这两个人还争着给我煮咖啡和送点心,还打我的腿和背。如此激烈的相遇真的成了我坚持下去的动力。随着更多的赞美,我也感受到了“我们的士兵与众不同”的感觉。当然,我知道我的表现能得多少分。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两个“教官”很满意。拜访完亲戚后,在我离开悉尼的那天,姐妹俩换上迷彩服,戴上头盔,在十字路口排队,敬礼,看着我上车,久久不愿回去。看到我在车里向他们挥手,我大叫着一路向我跑来。这一次,两个女仆忘记了“以正确的速度行走”…(冯仑·何)

碧桂园助龙门水坑村、朗背村贫困户改造危房圆安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