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岭资讯

青少年模仿短视频受伤事件频发 专家支招如何防范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11-04 09:06:31

资料来源:《法律日报》

大多数短片都没有安全提示供用户模仿经常发生事故的专家的建议。

如何防止危险的短片裸奔

●对于高风险视频和恶搞视频,短视频平台应履行早期审查的义务,并执行播出前视频审查的原则。对于危险视频或专业性强的视频,如果在识别后被识别为危险或潜在危险,则应注明“请勿模仿”等警告术语。

●事故发生后,监护人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监护人应该引导他们的孩子以健康和可控的方式使用各种网络服务平台。我们将认真履行我们的监督职责,抽出更多的时间陪伴我们的孩子,帮助他们增强辨别是非的能力。

最近,山东省枣庄市的两个女孩模仿红色网络的主人,在家里用易拉罐做爆米花。结果,他们在手术中严重烧伤。其中一人烧伤面积达96%,不幸死亡。

女孩的父亲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两个女孩经常一起玩,用手机看短片。事后,他在相关的短视频平台上看了类似的视频,没有发现风险警告。

近年来,短视频行业发展迅速,但也出现了一些模仿流行短视频造成用户伤亡的事件,其中未成年人的事故率相对较高。关于短片中的危险内容,《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了该行业的相关专家。

青少年喜欢短片,事故频繁发生。

据了解,枣庄的两个女孩在用易拉罐模仿互联网上的短片制作爆米花的过程中点燃了高浓度酒精,引发爆炸和火灾。12岁的小雨受了轻伤,而14岁的哲哲死于极其严重的伤势。

“当我第一次看到没有反应时,我把酒精倒了起来,然后爆炸了。当我看到火时,我跑出去打水灭火。那时,我浑身是火,不小心摔倒了,跑出去求救。”小雨回忆道。

《法制日报》记者指出,青少年盲目模仿短视频造成的这种伤害已经发生多次,并不限于短视频平台,模仿形式多样,危险程度不同。

2018年3月,武汉的一对父女模仿一个短视频平台的翻筋斗,最终走到了一起。当父亲抓住女儿并向上转动180度时,她突然滑倒,落在两岁女儿的头上,造成严重的脊髓损伤和上身运动能力丧失。

2018年5月,陕西省Xi市的一名8岁男孩在模仿一个平台“胶带门”的视频后绊倒并伤了他6岁的弟弟,下巴缝了10针。

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会议发布的《2019年中国网络视频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包括短片)已达7.25亿,短片呈现爆炸式增长。

《法律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短片越来越受青少年的欢迎,受到许多人的欢迎。

"在我们班,许多学生刷短视频,所以谁不玩谁就出局。"初中生小余(Xiao Yu)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每天课间休息时,可以听到班上的学生哼着《沙音神曲》,聊着网上笑话。有时他会模仿一到两个恶作剧视频,和朋友开玩笑。一些学生还建立了自己的短片账户,在网上发布视频,并邀请老师和学生关注。他们收到了1000多条表扬和评论,成为学校里的小明星。

小雨还说他也是短片的忠实用户。他每天放学后都刷短片应用程序,经常忘记刷短片的时间。有时我会情不自禁地拉着我的同学和父母去模仿短片中新颖有趣的内容。

今年春节,小雨刷了一小段视频,把热水倒入空气中瞬间冻结。当时,他觉得很有趣,于是模仿视频洒水。结果,水没有变成冰。小雨非常失望。

当被问及是否意识到热水溢出头部会造成烫伤的危险时,小雨说他没有意识到。至于他为什么模仿这么短的视频,小雨毫不犹豫地回答:“有趣!”

陕西律师赵梁山接手了一些与短片相关的案件。他认为模仿短片的事故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短片包含危险的内容,也就是说,一些包含惊险、奇怪和困难内容的短片被制作和发布以吸引注意力。第二,危险内容的广泛传播;第三,盲目模仿或无人监管的模仿很有可能给模仿者造成事故。

“未成年人的事故率高于成年人。这是因为未成年人具有好奇心强、爱尝试、头脑不成熟、判断力差、操作不规范等特点,对潜在危险的识别能力较差。因此,引发风险的可能性仍然很高。”赵梁山说道。

应警告发布危险内容的主体。

为什么一些短视频平台有很多带有隐患因素的视频内容?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李丹琳认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成熟,短视频以其丰富的内容信息和直接的感官刺激成为许多人消磨零碎时间、获取信息的主要娱乐方式之一。同时,短片具有参与性强、制作门槛低的优点。用户不仅是信息接收者,也是创造性的输出主体。发布视频可以获得粉丝的关注、奖励,甚至被推到平台的头版来赚取利润。正是这种强大的沟通和流动性吸引了更多的参与者,并加剧了短视频领域的竞争。

“受兴趣驱使,一些短视频平台和视频制作人发布内容令人惊讶、激动、危险和困难的短视频,以吸引注意力和增加流量。其中许多包含潜在的危险因素,用户在模仿时容易发生事故。尽管单个短视频的持续时间很短,但这种短视频应用程序会浪费时间。尤其是对青少年和自控能力差的孩子来说,他们容易放纵自己,占据太多精力。视频短片内容五花八门,一些粗俗有害的内容可能会危及孩子的身心健康,甚至影响他们价值观的形成。”李丹琳说。

事故发生后,视频制作者和台湾方面是否应该对模仿短视频内容的用户所遭受的伤害负责?

赵梁山认为,只要视频出版者的视频内容没有侵权原因、违法原因和诱导情况,一般不承担责任。相反,它应该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责任。但同时,应该注意的是,视频传输平台和网站应该对危险视频给出必要的提示和警告。对于风险较高的视频和戏仿视频,要做好事前审查工作,实行“视频先审查后播出”的原则。对于危险视频或专业性强的视频,如果识别为危险行为或识别后有潜在危险,应标注“不要模仿”或“专业行动,小心伤害,在指导下进行”等警告词,或采用技术模糊等手段避免观众模仿。

“如果视频中存在暴力或非法内容,应及时采取通知、删除、屏蔽、禁止广播和断开链接等措施,防止短视频平台成为传播危险行为的渠道和帮凶。如上述管理责任未履行,平台方应承担相应责任。”赵梁山说道。

李丹琳认为,短视频平台方应严格建立预评估机制,平台方应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制定更详细的内容规范,明确告知所有用户上传的内容是否符合发布标准,增强他们的责任感,从源头上降低危险的可能性。对于忽视公共利益的行为,应要求过分追求流动的平台根据实际情况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认为,主持人不仅是笑话的摄影师、表演者和传播者,也是笑话奖金和直播流量的赢家。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主持人拍摄的主要目的是获得流量。以直播平台为例。有两个渠道兑现流量。一个是直播的受欢迎程度和回报的收益。例如,一个拥有1000万到2000万粉丝的主播每次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线直播,每天一两个小时的直播奖励可以高达几万元、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第二是从广告中获利。例如,一个拥有1000万到2000万粉丝的主持人可以以几十万到几百万元的价格发布一个细分广告。

“从现金流实现的角度来看,锚注的细分市场必须有更高的关注度,才能有机会兑现。除了高质量和高成本的视频,大多数主持人获得关注的快速渠道要么粗俗要么奇怪。这段山东引起烧伤的视频属于求新视频的范畴。”朱伟说道。

朱伟认为主持人应该对自己作品的影响力有所判断,尤其是拥有2000万到3000万粉丝的大主持人。知道他的粉丝年龄复杂,他还应该知道有些人可能会在这段视频播出后模仿它,他还应该知道酒精等易燃易爆物质的危害性。然而,在这一事件中,主持人没有在短片中给出任何提醒或提示,而是展示、表演和推广这种做法,好像这种危险行为很常见。这种行为,从法律责任认定的角度来看,应该知道但假装不知道,应该履行不履行的义务,这是让损害产生的结果,属于间接故意,应该承担侵权责任。

不断加强家长负责监护的内容管理

枣庄的两个女孩因视频伤亡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一家媒体的官方微博发起的调查显示,41.48%的网民认为个人短片非常有害,不应该传播。35.52%的网民建议平台加强审计管理;16.21%的网民认为视频出版商应该因其哗众取宠而获得头衔。另有6.72%的网民认为这些视频是另类想法。

赵梁山认为,互联网上短视频问题的频繁发生仍然是由于互联网发展迅速,法律法规相对滞后,监管难度大。有些人利用互联网抓住机会走在法律的边缘,导致一些问题得不到有效管理。

事实上,近年来,对短片的监督和管理变得越来越严格。

1月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条例》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计标准细则》,对短视频内容和技术提出了详细要求。

3月28日,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组织了“握手”、“快手”、“火山视频”等短视频平台,试点推出青少年反瘾系统。这是第一次尝试在网络短视频领域开展青少年反瘾工作。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履行行业社会责任,营造良好的网络环境具有创新意义。

李丹琳认为,中国已经对互联网上的短片内容和管理制定了详细的规章制度,但相关法律法规的相继颁布并不能完全覆盖短片快速发展所暴露的问题。例如,应该如何定义和审查不属于禁止规则范围但存在安全风险的短片?在视频发布者明确识别安全提示后,视频制作者和平台方是否应该完全免除事故责任?这些问题不仅关系到行业法律法规的制定,还涉及到道德和管理等诸多问题。有必要进一步细化和完善互联网短视频行业标准。

赵梁山建议加强对网络平台的监管,完善法律法规,通过立法确定责任、内容和违法情况,增加网络平台的违法成本。落实互联网平台自身的自我纠正和自我检查责任,加强企业内部管理,对审计人员提出切实可行的任务、目标和要求。违反合同的,除企业外,还应处罚主要责任人。我们将加强技术监控,建立对人体健康有害的短片自动筛选系统。同时,我们将不断优化青少年观看的短片内容,限制观看时间。

李丹琳建议,在每个人都有“麦克风”的网络时代,充分发挥用户的监管作用也是至关重要的。短视频平台应鼓励用户积极参与内容监管,鼓励用户及时向平台反馈违规或存在安全隐患的短视频,拓宽监管渠道。

“事故发生后,孩子的监护人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首先,监护人应该意识到,在为未成年人配备或使用移动终端(如手机)之前,网络将给幼儿带来好处和坏处。如何引导孩子以健康可控的方式使用各种网络服务平台是父母的首要责任。其次,监护人作为最接近孩子的人,应该认真履行监督职责,抽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了解他们的兴趣和关注,及时发现孩子的异常行为,防止小的变化,及时制止。最后,监护人应该承担起教育孩子的责任,帮助孩子增强辨别是非的能力。”李丹琳说。

朱伟认为,总的来说,父母作为监护人应该承担第一责任。在这一事件中,孩子们很容易发现像酒精这样危险的东西并付诸实践,这显然是由于父母的不良监督造成的。

“在互联网时代,父母的责任更加艰巨。除了离线的日常监控外,在线家长监控系统、防沉迷系统和青少年保护模式都需要家长与平台的密切合作。儿童监护是一系列社会治理,仅靠平台和政府是无法实现的。父母、学校和社会都必须参与进来,形成一个从法律到技术,从点到点的监护体系。”朱伟说道。(记者杜晓实习生戴青雪)

快乐赛车pk10

淄博两名原局长出事了!一名被双开,其单位多名党员干部被查!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