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岭资讯

吴非:至少要有对写作的敬重和爱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11-08 07:21:17

作者:吴菲,特别教师和散文家,他的真名是王东升。

学生怎么会喜欢写作呢?为什么学生害怕写作?如何将阅读和写作结合起来?新鲜的合成材料从哪里来?......作文教学一直是语文教学中的难点。面对这些问题,语文教师应该如何克服困难?

至少要尊重和热爱写作

老师经常问如何让学生热爱写作。这个问题太大了。然而,要引导学生热爱写作,也有解决问题的先决条件。学生们生活在尊重写作的环境中。他们接触写作,并将对写作充满热情。这与喜欢看足球到踢足球的巴西孩子大致相同,从在狭窄的街道上练习脚到在绿地上飞奔。当然,谈到足球,越来越多的人只喜欢看而不喜欢踢足球,这是另一回事。

写作的最高境界是爱。一个人可以热爱写作,并将写作视为一种基本的生活方式和必要的生活内容。如果他不写点什么,他会看不见的。这种写作不再追求所谓的“成功”,而是成为生活的乐趣,真正是为生活写作。学校的写作教学也应该引导学生向往这一领域。

写作教学仍然缺乏良好的社会环境,这让我经常感到苦恼。在那些政治运动频繁的年代,写作网络是紧密编织的,这仍然让作家们感到害怕。然而,“文科危险论”的幽灵依然存在,对思考和写作的热爱被认为是“不安分的”。只要这些社会因素还存在,青少年的写作就不能健康自由地发展。

然后是习惯势力和社会偏见的干扰。学校老师经常谈论诸如“重视理性胜过文学”这样的话题。这种矛盾似乎也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我有这样一个判断:真正“重视理性”并且有能力的人一般不会“轻视文学”;一个“轻视文学”的人通常不擅长学习。尽管他必须说他“强调理性”,但他可能没有能力“强调”,因为他对学习的基本观点是错误的。现代所有著名的自然科学家都“非常重视理论和写作”。他们写文章写得多好啊!在中学,我见过许多“理论和文学并重”的理科教师。他们对所有未知的事物都充满兴趣。这六种艺术和经典都是习之的作品,通常是学生们最崇拜的人物。另一方面,主张“重理性轻文学”的学校教师没有取得多大成就,视野狭窄。他们的“轻松阅读”实际上是文科学习能力严重缺乏的表现。他们的阅读能力很小,视野很窄,尤其是表达能力很差,他们经常说不好,而且经常被学生看不起。至于具体的写作能力,就更差了。为了阅读他们的论文,他们需要提前准备很多时间,要有耐心,有时还要温和地说服他们放弃。

你为什么想谈论这个问题?一些语文老师经常谈到其他学科的老师对学生学习语文的干扰。在这样的干扰下,学校的写作教学长期被忽视。学校里的一切都是教育。教师的行为和言论经常对学生有很大的影响。有些言行是对学生的无意暗示,有些则是示范。当一个理科老师公开告诉他的学生不管他们学不学汉语,他落后的、不完整的学习观对学生的学习意识是有害的。同样,如果一个语文老师没有相应的写作能力,他的学生也不太可能重视写作。在一些学校,学生语文素养的快速提高往往取决于学校正确的整体教育理念。所有教师在完成任何科目的教学时,都可以尊重其他科目的教学。

很多年前,当我还是一名班主任的时候,班上的外语老师对学生们说,“我很想看你们的作文,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我听王老师说你的文章很棒。我钦佩那些从小最能写文章的人。”在她的教学中,我的学生一直喜欢她的教学态度。教这个班的数学老师曾经对学生说:“你和王老师一起学习写作真好。我有时会请他帮我看我的教学论文。”-所以我的学生会认为这位数学老师的写作不好?一点也不。他们总是认为他是学校最好的老师。从这些老师对写作的尊重和他们对写作的渴望来看,学生们看到了优秀教师的培养,从而对他们有了更多的尊重。最近,我读了两位老师的教育笔记,一位是山东泰安一所中学的生物老师,另一位是江苏常熟一所小学的外语老师。我非常钦佩他们。可以说他们比大多数中国老师写得更好。如果他们教中文和写作,他们将成为合格的教师。

最有价值的是热爱写作,至少要尊重写作。学校里应该形成一种良好的氛围,在这种氛围中,每个人都尊重从校长到老师再到学生的写作。写作是一种基本能力,不是学习一门学科的唯一目标。同样,尽管我们要求每个人都识字,但识字不仅仅是一个中国学科的学习任务。在学校教育中,每门学科都要求学生具备写作或口头表达的能力。哪个主题可以是例外?有人曾经开玩笑说,体育可以是一个例外,但体育教师认为这是对体育教学的歪曲和蔑视,甚至是无知。

我们可以看到学校的学习氛围对学生会有影响。如果一个学生因为热爱写作而在学校被视为“无所事事”,那么学校的文科教育将是不正常的,所有的教学都将是功利的,学校的人文环境将是不好的,从那里出来的人的气质可能是淫秽的。我的学校是中央大学以前的附属中学。历史上有一些喜欢写作的人,比如巴金和胡风。在这所学校学习时,他们感受到了老师的博学,也感受到了老师的大气和宽容。对于学生的学习,他们不提倡部分忽视,但不坚持全面,而是注重学生学习个性和兴趣的培养。直到20世纪50年代,教师对学生学习个性的宽容使得许多在个别科目上有学习困难的学生在高中快乐地生活,并对社会有用。

每年年底,我都会参加一年一度的省级作文比赛。作为一名老法官,我对每场比赛中的学生都充满期待。我总是想:今年我会遇到多少有才华的学生?他们将如何写下他们的生活并在比赛中歌唱?今年的参赛学生将带着什么样的希望,以什么样的心态看待比赛,以什么样的心情回到语文课堂?不可否认,许多学生仅仅是为了这个奖项而来的(他们非常希望这个奖项将在他们的进一步学习的建议中发挥作用)。然而,我最想看到的是那些“聪明”的学生。他们来到这里,好像想看看除了学校里面向考试的作文之外,他们是否还有感兴趣的写作空间。他们似乎不在乎排名,只在乎他们是否能高兴地写下来。在评选中,我们总能看到一些有独特见解和表达方式的学生。他们自由地阐述自己的观点,歌颂心中的美丽和生活。他们的写作并不谄媚,他们也不期望“追随标杆”来迎合评委的偏好。他们是自由的,看起来他们“不在乎”…这让我特别喜欢。有时我会拿着这篇作文,想象学生写作的样子,想象他们的老师。远离名利,人们可以歌唱生活。这些能够保持意志、寻找幸福的学生是社会进步的希望。

本文的授权摘自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9年9月出版的《王东升写作教学笔记》,即袁创的图书策划。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编者:杨文怡

陕西十一选五 内蒙古快3投注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淄博两名原局长出事了!一名被双开,其单位多名党员干部被查!还